Dear friends,welcome you
本栏导航
  区域介绍
  风光图册
  太子河风光
  河东新城
  活动宣传
  名胜古迹
名胜古迹 当前位置:首页 > 图说文圣 > 名胜古迹 >
大金官窑“冮官屯窑”
作者:liuzl  来源:辽阳新闻网  时间:2014-02-25 15:20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文字【  】【还原


  辽代陶瓷,大家几乎耳熟能详,其最早发现和研究者当属被后人尊为“辽瓷之父”的金毓黼先生。而辽宁省博物馆也从此开始收藏此类器物,然而,这位辽阳籍国学大师当时却不知道他的家乡还有一座被称作“冮官屯窑”的规模宏大的辽金元时期的古窑场在静静地沉睡在太子河岸边!

  遗憾和痛惜的是:最早发现和多次破坏性发掘该窑址的是“九一八”之前就来到这里的日本侵略者!国内对冮官屯窑最早踏查和记述的,当属1955年就进行了详细考察和记录的东北考古奠基人李文信先生,其《辽阳县冮官屯古窑址笔记》确认:冮官屯窑位于辽阳市东偏北约30公里的冮官屯自然村区域。该窑址,1988年被确立为辽宁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2013年又进一步被确认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然而,基于各种历史原因,这座规模巨大、器型齐全、釉色丰富,时间跨越辽金元,烧造时间近三百年的“五京七窑”之一的古窑址,却一直未能得到全面系统的发掘与研究!人们对其认识也仅限于“始于辽,盛于金,元代渐衰停烧”这个理论层面,即便像路菁所著的《辽代陶瓷》这样的权威著作,也仅仅是短暂踏查后的将其归为“辽瓷”与“民窑”范畴而已!

冮官屯窑古窑址。

辽宁省考古所冮官屯窑址考古现场。

  翻开辽阳金代的这段历史,不能不让我们为之骄傲和赞叹,那就是金代的一代明君,被后世学者称为“小尧舜”的金世宗完颜雍就在东京辽阳府政变称帝,更缘于其母、舅为辽阳望族,并为其称帝时提供了有力支持等因素,金世宗多次巡游辽阳,并给予减免租赋等优待家乡政策。比对同为“五京七窑”的缸瓦窑、龙泉务窑等被认定为官窑性质的窑址,位于东京附近最大的古窑场冮官屯窑在金代这个时期不具官窑性质,是很难理解的!

  笔者通过近年来对冮官屯古窑址的多次考察、走访村民、请教专家,征集到了很多重要瓷片、窑具等标本,越来越多的核心物证已为我们展现了对这个古窑址的全新认识:那就是冮官屯古窑在金代具有官窑性质,其管理和生产陶瓷的机构是“瓷窑务”,且有划刻“官”字和戳印“公主梁”字样的鸡腿瓶官窑器标本被发现!

  一、在冮官屯窑发现了的具有“官窑器”性质的陶瓷器物标本物证。

在冮官屯窑址区域征集到的“公主梁”戳记款黑釉鸡腿瓶标本。

  此“公主梁”戳记款黑釉鸡腿瓶标本为笔者在冮官屯窑址的农户堆积瓷片中发现,遍查辽金史籍,在辽金时期号称“梁国公主”的仅为金太祖完颜阿骨打长子完颜宗干之长女的尚徒单贞!其兄弟即为金代淫乱暴君海陵王完颜亮,而金世宗完颜雍就是她的叔伯侄儿!显然,“公主梁”戳记款鸡腿瓶应为宫廷定制的“官窑器”。同时,此器物的发现,也为冮官屯窑此种器型鸡腿瓶的烧造年代提供了一件标准参考器。

此为在冮官屯窑区域征集到的“官”字款黑釉鸡腿瓶。

  该器物的器型、釉色与“公主梁”戳记款鸡腿瓶标本相同,可以确认为金代器物,而其肩部所划刻的“官”字,更将此物定为“官窑器”无疑。

此为在冮官屯地区征集到的辽金时期“官”字款褐彩白釉钵标本。

  二、在冮官屯窑址附近发现了确认官窑机构的两件可靠物证---瓷质买地券。

  一件为辽宁省博物馆所藏的《金代正隆五年瓷质明堂之券》(下简称明堂之券),另一件为征集的《金代泰和元年瓷质天穴之券》(下简称天穴之券)。

  辽宁省博物馆所藏《金代正隆五年瓷质明堂之券》(此为辽阳市博物馆展示的复制品)。

此为冮官屯窑区域征集的《金代泰和元年瓷质天穴之券》。

  辨识二买地券,“明堂之券”记述为:“维大金正隆五年岁次庚辰七月丁丑朔廿七日癸卯,东京辽阳府辽阳县辽阳乡瓷窑务住故王兴公之券,因凶袭吉,口口本务之(南)山之(阳),---”;而“天穴之券”记述为:“维南赡部州,大金国泰和元年岁次辛酉四月建癸(巳)十有八日丁酉之辰,祭人京东瓷窑务住人刘瑀为亡考妣,因凶袭吉,于南山之阳约二里---”,二券均把亡者墓葬之地指向了“瓷窑务”的“南山之阳”!

  后经多次走访、调查当地村民,二买地券的发现地点均为村南山坳附近,印证了券中所描述的“南山之阳”。

  综合相关历史文献,初步分析:

  “瓷窑务”作为地名已见载于宋辽史籍,而此买地券中“王兴”是在“瓷窑务住”的,“刘瑀”又是“瓷窑务住人”,说明在金代正隆五年(1160年)至泰和元年(1201年)期间,当时的老百姓就住在“瓷窑务”这个地方的。而史籍表明:窑务为主管陶瓷的业务机构,且《金史》中“皇后庄、太子务”这类地名,即为“官地”之名,此乃“务”为“官地”的旁证。而“金制:官地输租,私地输税。”

  《金史》记载:“甄官署令,从六品。丞,从七品。直长,正八品。甄官署掌劖石及埏埴之事。”“属尚书工部。”,遍查金代的辽阳官员,无论东京留守、东京路按察司,还是猛安谋克等均未见有管理“瓷窑务”的职能。而“甄官署”直接在“尚书工部”领导之下,且有管理“埏埴之事”(即烧造陶瓷)。因此,“瓷窑务”作为地方上直接管理、烧造陶瓷机构,其归口自然是中央的“甄官署”所在。

  同时,金代又实行官田输租和猛安谋克军户体制,许多窑工很可能是前方征战掳掠而来,尤其是当时的磁州窑、定窑等窑场。窑工在官府的管理机构“瓷窑务”管理之下烧造瓷器,为宫廷、官府输租、贡瓷。且金代对官用工匠也有工资级别等相关待遇,其供职机构当然具备官办“国企”性质了。

  由此可见,在金代被称为“瓷窑务”的冮官屯窑是当时东京辽阳府地区的专门管理和生产陶瓷的“国企单位”,即金代官窑!辽代是否为官窑,由于相关资料与标本物证尚少,故暂且不论。

  鉴于本人才疏学浅、研究不深,并限于目前关于这个窑口所掌握的资料局限与匮乏,不足之处在所难免!此文意在剖砖引玉,促进冮官屯古窑的保护和研究。

(辽阳市冮官屯窑陶瓷研究学会会长 王嘉宁)

责任编辑:admin 【收藏】    【打印】   【回到首页】
上一篇:冮官屯窑址遗址考察
下一篇:龙凤寺